南都娱乐周刊:秀兰·邓波儿 被剥夺了童年的人
媒体
bet36体育手机版备用网址★投注备用【365体育】
采集侠
2018-08-27 19:31

 

南都娱乐周刊:秀兰·邓波儿 被剥夺了童年的人

 

 

秀兰·邓波儿

南都娱乐周刊2月17日报道 童星们不得不随其长大而离开这个行当,且他们随后的少年叛逆期,终其一生也不能绕过去的。且其一生巅峰的童星经历,将极肯能是这叛逆首当其冲的目标。多数童星的坎坷命运皆由此而生……

特约人物观察员_杨波(专栏作家)

秀兰·邓波儿的成功固然离不开其天赋,但这样一位童星也离不开后天成人对其的驯化。

秀兰·邓波儿在其作品中展示了在成人世界看来,一个儿童可能达到的最完美样子。简单说,她不仅呈现出了儿童生理本来所决定的,天真和柔弱的一面,而且在价值观念、智能乃至品格上达到齐平乃至超越成人的地步。当这两者既可平衡,又基于其天然的反差而锻造出某种只有童星为主角的电影(非“儿童电影”)方可彰显的戏剧性时,这些至少首先不是为儿童观众服务的电影才能取得的成功。

除了秀兰·邓波儿系列作品之外,《小鬼当家》应是在全球受欢迎程度紧随其后的另一个儿童电影系列。但,你相信年幼的主角有智慧和操作力去完成他戏弄、击败歹徒的那些装置吗?

很难找到比秀兰·邓波儿的那些代表作更能弘扬所谓正能量的文艺作品。儿童首先寓意着势必的弱势群体,势必是指他们没有能力独立,必须倚靠以父母为代表的强势群体的养育和管教才能活下来,其次他们携着人性里未受玷染的,最纯净本来的一面,与成人社会的复杂和肮脏格格不入——基于这两点,当她所饰演的儿童历尽磨难,在电影的最后获得幸福、平安和金钱时,多数平民阶层的观众会予以这样的暗示:一个被压迫和剥削的善良的穷人或许也可以如那个儿童一样,获得幸福、平安和金钱。

由此,除了天分和在儿童和成人化之间平衡得恰到好处的外表之外,秀兰·邓波儿能如此走红,也基于她最好的几部作品正好在美国大萧条期间推出,民众之所以趋之若鹜,因为当时人们受挫且不安的内心借此获得抚慰——即便她所出演的个别遍及着资产阶级道德观的电影,也是可以满足当时无产阶级空想和意淫的童话——她最出名的《亮眼睛》就是一则完美例证。

以儿童的面目、状态和行事方式来表演成人,这是她乃至一切成功童星的秘诀。中国目前民众的道德处境和审美需求,再加上急功近利的电影市场发展决定了干脆没有儿童电影,自然也就没有童星。而如林妙可()这些偶然成名的儿童之所以昙花一现,就因为在各方逼诱下,她迫不及待地要以成人的样子去假扮成人,也从一个侧面表现出当今社会的功利、急躁和浅陋。

童星也算一种特型演员,且这种极易令其人格分裂的角色扮演对他们人生的影响乃至伤害更大。秀兰·邓波儿无疑是一个被剥夺了童年的人,剧组当然是成人世界,而她更是成人世界里的明星,所以,就此看来她最大的天分不仅是以儿童的方式来表演成人,而是在成人世界的层层裹挟之下,还能牢牢地秉持住这种儿童的表演方式,而不像林妙可那样即刻同流合污——尽管这种儿童的表演程度在其作品中随其入行时日增长而日减,且在中后期作品中,可以看出她呈现其“童性”已有了一套常规乃至塑化的模式。

童星们不得不随其长大而离开这个行当,且他们随后的少年叛逆期,终其一生也不能绕过去的。且其一生巅峰的童星经历,将极可能是这叛逆首当其冲的目标。多数童星的坎坷命运皆由此而生,这其中秀兰·邓波儿算幸福的,但她的早婚(17岁)、早育(20岁)、22岁时对演艺生涯的全盘放弃,以及成年后对与“童”字毫不沾边的政治事务的选择(她甚至竞选过议员),不知可不可以看做她对看似要颠覆其一生的童星生涯的报复。